女帝在上无删减原版

2019/10/3 11:06:47 来源:网络

小说:女帝在上

第三章 说媒

大殿上昼夜都燃着长明灯,一看到自己所睡的床榻,似乎还有姐姐的身影,姐姐蓝璃残留的那股熟悉的香气,蓝远歌心里就被针扎了似的疼。女帝在上无删减原版

她翻来覆去地睡不着,只好起身走到书房又看了一会儿书。

夜深了,万籁俱寂,连守夜的婢女都悄无声息的睡着了,远歌觉得心烦,忽然想趁这时起身去殿外走走,她刚才椅子上站起,眼角就纪警地瞥见书房门口闪过一个黑色的影子,一闪而逝。

“谁?”远歌冲了过去,大声的叫道。

婢女和侍卫们都被惊醒了,张皇失措地看着她。

远歌环顾四周,根本不见那人的影子,看来已经藏匿好了,想到自己时时刻刻都在被监视,她就打心眼里升起一股愤怒!

“没事,是刚眼花看错了,你们都去睡吧,我也要休息了!”远歌扶了扶胸口,故作惊恐地说道。

有两个婢女扶着她到了大殿,这时绿夕和采儿刚从密室里出来,远歌让那两个婢女退下,便对着采儿和绿夕问道:“怎么样了,弄好了吗?”

二人点点头,道:“陛下放心,我们已经全部将女帝的遗体用冰封好了!”

远歌轻轻地颔了颔首,笑道:“眼下还有一件事需要你们做。”

采儿挑眉,笑道:“陛下请说,陛下让我们做什么我们都乐意。版权rdtoutiao.com

“呵呵,也没有什么,就是想起以前小时候玩过的风筝,突然就来了兴致,你们帮我扎只风筝好不好?”

绿夕扑哧一笑,道:“陛下您真是的,这会子了怎么突然想起玩风筝了?”

采儿白了绿夕一眼,看着远歌道:“陛下这么做自然有她的道理,我们只要照做就好了。”说完,扯了绿夕下去。

蓝远歌坐进帷幔里,将手中的书本放了下来,然后悄悄委身趴在床头边,伸手往床下一掏,再起来时,手上便多了个金黄色的小包裹。一打开,里面全是五颜六色的各种瓶瓶罐罐,香气馥郁。

自己离开的时候,师傅曾经说过,如要联系就捎来一味香,届时,只要有一个掮客得到了消息,那么他老人家也就知道了。

可这皇宫禁地守卫森严,她轻易不能出去,那怎么才能让着香气散出去呢?

唯一的方法就是借助风筝!

这种香名叫“水凝香”,只要沾染到一小点,就会一直带着这种香气,而且这香风吹而不散,具有吸引蝴蝶蜜蜂鸟兽的特殊气息,需得用热水煮沸,再用五常草擦拭,历时半月才能消散。

所以,如果在风筝上涂上这种香,找个好天气把风筝放出去,不用多久师傅他老人家就能得到消息啦。网站http://www.rdtoutiao.com/

*

次日一大早,远歌刚醒,就见采儿和绿夕已经抱着一只大大的燕子风筝站在床榻边等着她了,见她醒来,二人服侍好洗漱穿戴,远歌在风筝上涂满了融了水凝香粉末的水,便拉着她们去了御花园。

这日天气异常的好,阳光明媚,风微醺。

御花园有片大大的草地,远歌便和两个丫头来到草地上,采儿拿着线轴,绿夕举着大燕子,风一起,她们俩便蹦蹦跳跳地往前跑。

远歌看燕子风筝越飞越高,几只鸟儿围绕在它身边打转,直直它飞出了宫墙,飞向了远方。

绿夕看着那些环绕不散的鸟儿,好奇地看了看远歌,问她这风筝怎么会吸引这么多鸟儿呢?

远歌笑笑不说话。

放完风筝回去,就见君无邪黑着脸站在大殿外,周围跪了一圈婢仆侍从。

见远歌来了,君无邪愤愤地转过身来,道:“陛下怎可如此轻率,昨日欧阳神医诊脉后叮嘱陛下这些日子切不可下床,否则凤体堪忧,陛下难道一个晚上不见就忘了嘛?如此这般,何以为朝臣表率?!”

远歌眯了眯眼睛,故作歉然地笑道:“大将军说得是,都是孤做的不好,只是孤这几日总感觉疲乏,记性也时好时差,你看,你这么一提醒孤才想起了昨晚欧阳神医说过的事。推荐rdtoutiao.com

君无邪冷冷地哼了一声,道:“陛下现在玩够了,该上朝了,文武百官还在等着你呢!”

远歌一拍脑袋,忙道:“好啊好,采儿绿夕,快帮我把朝服穿上。”

中洲大陆有五国,分别为东陵、西岐、北秦、南夷和地处偏远的中楚,这五国之中,属东陵最富庶,素有“天府之国”的美誉,西岐排第二,有强大的军事力量,其余的北秦和南夷中陆等皆属小国,今天,朝臣们要上奏于女帝的便是这北秦小国和西岐的联姻大事。

咳咳,简单点来说就是给她说媒!

远歌恨恨地扫了君无邪一眼,这种事想都不用想也知道是君无邪搞得鬼,想借此来羞辱她,比她老老实实就范,果真是打得一手好算机。

女帝的婚事,当然是国家大事,远歌听着手底下一帮文臣各种引经据典罗列古往今来联姻的种种益处和重要性,听得阵阵冷笑。

她拍案而起,道:“众爱卿一片赤胆忠心朕都知道了,所以朕也不会辜负你们,司礼监的沈大人你回去就择个良辰吉日出来,好安排大婚后续诸事宜。”

“是。”

“陛下圣明。阅读rdtoutiao.com

远歌下了朝之后,见采儿在一旁愣愣地看着她,眼睛里有泪水泫然欲泣。

她不解地问道:“你这是怎么了?”

“陛下,您……您答应和那北秦的婚事了?”

远歌淡淡地点了点头:“对啊!”

“陛下……那贼人他,他这样做是在羞辱您呐!”

“我知道啊,可是现在敌强我弱,满朝文武大臣都是他的党羽,我就算当场反驳,除了被他们说出一个不以社稷为重的昏君外还能如何呢?”

“况且……”远歌揉了揉采儿头上的发髻,笑道:“你不用担心,此次大将军只是想羞辱我一番出出气而已,我能不能活到那个时候还不一定呢!”

她说罢,转身进了寝殿中,留下采儿一会儿若有所思。

一个月,仅仅只有一个月时间了。

第四章 你能不能陪我一起去?

司礼监这回的速度奇快,第二天上朝时,那位沈大人果真已经拟好了日子,吉日定在三月之后的一天,这天距离重阳节仅隔九天,大家都异口同声地说此是极好的日子。

此事一议完,远歌看了一眼君无邪,突然问道:“军中可有何事要说,将军?”

君无邪几不可闻地嘶笑了一声,道:“军中安好,无事可议。”

蓝远歌哈哈笑道:“那便好那便好,大将军这么多年一直操持军务,实在是辛苦了。”

君无邪淡笑了一声,不置可否。热点资讯网

*

下了朝索性无事,远歌一有空便埋首书房,采儿和绿夕刚开始在大殿中找不到她人还以为又去御花园了,后来找来找去才在书房看见她。

远歌手里正捧着一本兵书在看,采儿和绿夕看不懂,于是就在一旁说起话来打发时间。

“哎,你听说了么,那个君无邪的儿子前几日大婚了,咱朝廷的官员都去了呢,就是不叫咱陛下!”绿夕愤愤地说道。

“你傻啊,咱陛下要去,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不是容易露馅么,还是不去得好!”

“哎呀,也是啊,不过可惜了,听说那君无邪的儿子长得可好看了,我还真是想去看看呢!”

“得了吧,你就不怕君无邪一个不高兴把你剁了……”

“等等,你们说什么?君无邪儿子大婚了?”远歌突然出声问道。

“对啊对啊,我听宫里的宫女侍从都在说呢!”

“哪一天大婚的?”

“呃………”绿夕歪头想了想,忽然眼睛一亮,道,“我知道了,是陛下姐姐被毒害的那天!”

远歌忽然心重重地一跳,像被什么撞击了一下似的,扑通扑通地疼。

这两件事怎么会如此巧合,看来这其中绝对不简单啊!

*

晚上入睡之时,远歌从书房出来,远远的便瞥见书房宫墙一角有道白色的影子伫立在那里,她眼尖,一下子就认出了是谁,忙飞快地跑了过去,高兴地叫道:“师傅,你来啦!”

灵通白了她一眼,沉着脸说道:“你现在是女帝了,注意自己的身份。”

远歌低头一看自己捏着拳头手舞足蹈的样子,忽然脸一红,吐了吐舌头嘻嘻笑道:“知道了师傅。”

灵通以前和远歌所居的“红药谷”距离皇宫大内隔着几百里的距离,他之所以能在两三天之内就感到都城,不是因为快,而是因为自远歌决定回来皇宫之后他就偷偷地尾随了过来,一直潜伏在都城中,默默探听情况和等待消息。

这一点灵通不说,远歌也能从他的行动中知晓。

虽然师傅他老人家总是对自己一副臭脸,话也是捡不好听的说,但其实他心里还是最爱我的,这点从那么昂贵的水凝香就知道了。

远歌带师傅进入大殿,吩咐采儿沏上茶,遂将这几日遭遇的事情都跟灵通细细的说了一遍。灵通听完,手捻着花白的胡须,皱眉道:“眼下这种情况,你必须去他国寻求外援了。”

远歌点点头,道:“我和师傅想的一样呢,只是……”

“你且说。”

“师傅,你能不能陪我一起去?”远歌略有些犹豫地问道。

“好!”灵通抿了口茶,面无表情地说道。

“真的吗师傅?您真是太好了!”远歌几乎乐得蹦起来,但一看师傅已经皱眉看着她了,顿时只好规规矩矩地坐下喝茶。

方才说到,中洲大陆有五国,其中以东陵国最富庶最强,西岐排第二,而且东陵又和西岐接壤,两个强国紧挨着,此次要寻求外援,东陵无疑是最佳的选择。

不过,远歌也明白自己这样一个有名无实的女帝,就这样空手去他国寻求帮助那几乎是谁都不会搭理的买卖,必须要有足够诱惑的条件,别人才会考虑考虑。

“师傅,我们该如何让东陵相帮?”远歌苦恼地揉了揉太阳穴。

“不急,我倒是有一个人。”灵通慢条斯理地说道。

远歌一愣,随即兴奋地问道:“谁?”

“东陵皇储风无伤!”

“他?”远歌皱了皱眉道,“倒是和他有过一面之缘,只是这种关乎国家利益的事,他应该不会轻易出手吧?”

“这个嘛,那就要看你的了!”灵通喝完茶杯里最后一口茶,然后起身道,“我先走了,你这不是久留之地,免得事先打草惊蛇。”

“好,那您慢走啊师傅。”

蓝远歌看着灵通的身影消失在宫墙内,心里还在琢磨着他方才那句话。

一夜无眠,早上起来的时候整个人都显得恹恹的,采儿和绿夕看得心疼,又是熬燕窝粥啊又是按摩捶腿的将她一通捣觞,这么一番折腾之后远歌终于打起了精神,苦苦思索间终于想到了办法。

但是,在离开皇宫之前她必须还要完成一件事,那就是把姐姐的遗体安葬了!

要安葬就必须先运出皇宫,以前这是个几乎办不到的事儿,不过现在有了师傅在,就凭师傅多年掮客生涯飞檐走壁的功夫,那绝对当今世上在无人能出其右。

竖日早朝后,远歌假口肚子疼招了欧阳勋进殿诊治,趁宫人都被打发在殿外的这段时间,远歌带着欧阳勋悄悄溜进了密室。

欧阳勋看到密室里躺着的女帝遗体,二话不说噗通一声就跪了下去,对远歌说道:“陛下有什么吩咐只有微臣能做到,就算赔上性命也在所不惜。”

蓝远歌亲自扶了他起身,诚挚道:“谢谢。”然后顿了顿又道:“眼下确实有一事需要你的帮忙,你能不能出宫一趟,女帝的遗体就交给你保管了。”

欧阳勋大拜:“臣领命。”

“好,那多谢你了。”

晚上,夜深人静四下无人之时,远歌和采儿等人将一口装有女帝遗体的棺材从密室里抬了出来交给在场的灵通。

灵通看着年纪一老,身形枯瘦,可力气出奇的大,他两手一抬,那口木棺便妥妥的扛在了肩膀上,三下五除二就消失在了大殿外。”

有一种人,再森严的堡垒他都可以如入无人之境,这句话应当就是为他而创!

第五章 别出声

“千里烟波,波上寒烟翠。

山映斜阳天接水,芳草无情,更在斜阳外。”

这几日,蓝远歌和师傅行过的路,见过的风景,都可用这两句话来概括了,踏过迢迢几百里的山河,他们于日落时分终于到达了东陵国的第二大都——襄河城。

远歌在襄河城中找了一家客栈暂做歇息,这地方已经是东陵的范围了,纵使君无邪的势力滔天,想要在这里将她抓走那也得费一番功夫,何况身边还有师傅在,所以此时她并不担心安危问题。

一连好几天彻夜不停地赶路,一行人皆疲乏至极,特别是那两个丫头,她们自小在宫中,哪里吃过这种苦,但是看远歌还在忙,她们也不睡,非要伺候好她,才肯收拾了再睡去。

远歌无奈,只好先睡。

东陵的气候不比西岐,这里偏冷,半夜的时候还忽然刮起了一阵大风,将她房间的窗户吱呀一声就吹开了。

远歌无法,之后下了床自己去关窗,她刚走到窗边时,忽然听到楼下一阵“叮叮当当”的声音,紧接着窗户外忽然冒出来一个黑影,呼地一声就跳进了她的屋子。

窗户“嘭”的一下应声关上了,而此时此刻远歌已经被人从后捂住口嘴巴,一把明晃晃的长剑架在她脖子上,稍微往下一侧,她脖子便会被这长剑划开一条口子,血流成河。

“别出声。”身后传来一个低沉的男声。

远歌听话地没出声,这时外面传来几个人嘀嘀咕咕说话的声音,又听到刀剑摩擦而出的咔咔声,一会儿之后,那些声音越来越淡,直至最后消失不见。

“杀你的那些人走了,你可以放开我了吧?”

“好。”夜非墨说罢,将手和剑都移了开来,远歌刚转过身去想看看他到底是谁,结果那人忽然一个踉跄,身体直直的栽倒了下去,再一看地上,全都是血。

“喂,你醒醒……”蓝远歌冲他喊了好几声都没反应,这才肯定他已经昏过去了。

大半夜的,她披了外套,去将师傅和采儿叫了起来,三个人一起将这个身穿一身玄衣的男子抬到了床榻上。

当灵通的手在他身上检查伤口时,一扯开前胸,赫然发现此人胸膛上纹着一弯蓝月。

“他是影月的人!”灵通淡淡地说道。

“影月?”

灵通看了一眼满脸疑惑的远歌,解释道:“影月是一个江湖情报组织,势力遍布整个中洲大陆的每个角落,天底下的消息就没有他们不知道的。”

“这么厉害?”远歌不相信地问道。

“他们除了情报消息格外灵通之外,还是最富裕的组织,影月里的每一个成员都有出色的经商头脑,他们所赚取的银两相当一大部分都到了影月的盟主手里。如果我们能得到那盟主的帮助,那此行将会顺利许多!”

“师傅,你见过那盟主吗?”远歌好奇地问道。

灵通摇摇头,道:“那是位神龙见首不见尾的神秘人。不过………”

灵通的目光落在玄衣人腰间的玉佩身上,道:“看他腰间悬挂的玉佩,这乃上等进贡之玉,此人恐非寻常之辈。”

远歌的眼神也看向了他腰间的玉佩,叹道:“这是正宗蓝田玉,非皇亲国戚无福享用。”

由于床被占据了,远歌之后又让店家在隔壁开了一个房间,累极困极终于沾床就倒,一夜好梦。

……

蓝远歌已经到了东陵,西岐这边却已经炸开了锅,堂堂女帝突然一夜之间就消失了,朝臣们纷纷沸沸扬扬的猜测着其中的隐秘,而纵横朝野的大将军君无邪此刻更加怒火冲天,一气之下,他将平时在大殿伺候的宫女侍从全都杀了,又将暗中监视的一干眼线也杀了个一干二净。

这还是头一次,猎物竟然从笼子里跑了出来!

当即,他立刻调动人手将大都的关卡全部封锁,过往行人无论是谁皆须一一盘查,一时之间大都百姓人人自危,街口巷陌更是流言纷杂,说什么的都有。

君无邪明里以“寻找女帝的身份”派兵前往东陵搜寻,暗中更是发动所以密卫寻找蓝远歌以及那把失踪的“王之剑”。

*

灵通的药还真是神奇,第二天一大早,蓝远歌去看昨晚的那人时他就已经行了,正坐在房间的椅子上小心翼翼地擦拭自己的剑。远歌猛地一头扎进房间,迎面而来的就是锋利的剑尖直指咽喉。

“这位公子你误会了,我不是坏人,我就是来看看你醒了没有。”远歌讪笑着拿下他的剑。

夜非墨淡淡地笑了一下,将剑呼地一把收回剑鞘,道:“我知道,是你救了我,多谢了!”

远歌一挑眉道:“不客气,只当是我们有缘吧,昨晚这种情况再怎么样我也不能见死不救对吧,那还是个人吗?”

夜非墨被她说得莞尔一笑,倒了杯茶递给她,道:“姑娘请坐。”

远歌闻声也不拘泥,大大方方坐下,夜非墨坐在她对面,一头乌黑的青丝只用一只木簪挽住,脸如刀削,剑眉星目,英气逼人。

夜非墨看着她,原本想要说出自己的名字,然而一想到自己并非身处于北秦,也不是储君,便用了另一个名讳:“我叫墨月,敢问姑娘芳名,如有机会,还请一定允许我一报姑娘的救命之恩。”

远歌轻轻地笑了声,说:“举手之劳,何足挂齿,公子能好,大半还是功力深厚,身体底子好。”

墨月一挑眉,黯然道:“看来姑娘不打算给墨月这次机会了。”

“不不不,我叫远歌,公子误会了。”

正说话间,绿夕端着一碗粥走了进来,看到她不禁嘟着嘴埋怨道:“陛……小姐,你早饭还没吃呢!”

说着说着看到一旁的墨月,忽然就吓了一跳,惶恐地问道:“小姐,这人是谁啊?怎么来你屋子了?”

远歌故作严肃道:“不许无礼,这位是墨月公子,我刚认识的朋友!”

绿夕讪讪地朝墨月笑了笑,屈膝行了个礼,一旁的远歌问她:“师傅呢,醒来了吗?”

绿夕答:“刚醒,正在楼下等你呢!”

远歌接过绿夕手里的粥,朝她笑了笑,道:“你先去跟师傅说说,我一会儿就下来。”

“是。”

屋子里恢复了安静,远歌忽然笑了笑,说:“实不相瞒,我现在就有一事相求,还请墨月公子相告。”

墨月单手轻轻地敲着桌面,问:“何事?”

“请问如何才能进得了东陵皇宫?”

第六章 王之剑为证

墨月蹙眉,道:“不知姑娘要去东陵皇宫做何?”

远歌轻笑了一声,道:“告诉公子也无妨,我们是要去见一个人——东陵的太子殿下风无伤。”

墨月抬眸,眼中划过一抹惊异,道:“姑娘怎么就知道我一定能帮上你这个忙呢?”

远歌瞥了他一眼,淡笑不语。

墨月亦轻笑。

这时候绿夕又上来了,对远歌屈膝行了个礼,道:“小姐,灵师傅请你和这位公子下去,说有事相商。”

远歌轻轻颔首,道:“知道了,这就来!”

她起身,对墨月做了个“请”的手势,两人一起步下二楼。

灵通已经在下面等着了,见墨月已经恢复如初,不由得露出惊讶的表情。

墨玉朝灵通俯了俯身,道:“墨玉见过大师。”

灵通点了点头,问道:“身体恢复的怎么样了?”

墨月笑:“还行。”

灵通道:“公子真是我见过的奇人,很少有人能一夜之间就恢复的这么好的,你可知道,昨晚那些人的剑刺伤的地方离你的心脏仅隔一指,若剑锋再稍有偏侧,公子你可就真的完了。”

墨月沉吟了一会儿才道:“真是万幸至极,另外多谢小姐和大师救命之恩。”

远歌听他们说完,这才问道:“师傅,你叫我们来是有何事?”

灵通环顾四周,突然悄声说道:“你们跟我来!”

言罢,三人上了二楼,转过一条走廊到达一间雅舍的屋子门口。

屋子的大门敞开着,清悦的琴音从里面传来出来,清高典雅,沁人心脾,远歌不禁叹道:“好琴!”

弹琴人如若无闻,依旧自顾自地弹着,神情极为专注。

灵通想要进去,却被远歌一把拦了下来:“师傅,所谓识人先辨音,结友先结琴,屋主人琴弦未息,咱们这样进去,实在不妥。”

墨月亦出声道:“小姐说得有理。”

灵通无奈,冷哼了声,只好等琴声先停。

不知过了多久,屋主人的雅兴才罢,叫一旁的婢女收了琴,续好茶,这才抬头往门口望了过来。

这是一张怎样的脸呢?远歌想,天底下所有美丽的词汇都不足以形容见到他时的惊艳,如同三千繁花齐落梦中,如同三千秋雨滋润田园,见之难忘,见之忘俗。

门口三人齐齐一呆,眼里皆是惊讶之色。

风无伤喝了一口茶,出声问道:“三位客官不进来坐坐?”

远歌这才一愣,随即回过神来,羞赧一笑,道:“这位公子,我们失礼了。”

风无伤挑眉一笑,道:“无妨,三位请坐!”

他身上穿着极为普通素淡的灰色布衣,一头绸缎般的乌发只用一根竹簪子在头上挽了一个髻,大半的青丝流泻下来,披散在脑后,整个就给人一种脱离尘世的清雅,这样的人,这样的气度,绝不是外面的布衣百姓所能拥有的。

远歌望了眼师傅,灵通朝她点了点头,随后她问道:“敢问公子可是东陵皇室?”

风无伤好笑地看了蓝远歌一眼,道:“姑娘看我一身布衣,毫无贵重装饰,怎么会想到问我是不是皇室中人?”

蓝远歌定定地望着他的手,那双手洁白盈润,无任何杂事侵蚀篆刻的黄茧细纹,形如美玉。

“公子虽穿布衣,不饰金玉却气质高贵,双手不染纤尘,一应器物看似寻常却是价值千金之物,公子刚才用来弹奏的那把琴,可是前朝大琴师胡鹤所传之“焦尾琴”?公子刚才弹的那首曲子可是相传于魏晋时期嵇中散所作的《广陵散》?”

闻言风无伤惊讶抬头看着她道:“姑娘好见识。”

远歌轻轻一笑,道:“不敢当,不敢当,我只是恰巧听过这曲子而已,那弹琴之人比之公子可是差远了。”

风无伤这才从蒲席上起身,朝她们行了个礼道:“在下无伤,是这家客栈的老板,刚才怠慢各位了,还请恕罪。”

墨月单手轻轻敲着桌面,嘴里喃喃道:“无伤,无伤……”

忽然莞尔一笑。

远歌不解,问:“墨月公子,你为何发笑?”

墨月站起身,看了一眼风无伤,眼里皆是一派成竹在胸的了然,他对远歌笑道:“小姐,你不是说要去找东陵太子殿下吗?你瞧,有缘千里来相会!”

远歌和灵通皆是一震,慌忙与太子见礼。

风无伤扶他们起来,奇怪地问道:“你们是谁?找我何事?”

远歌侧头看了一眼墨月,顿了顿,随后说道:“实不相瞒,我们是西岐国的人,此次前来东陵,是希望寻求帮助。”

风无伤哑然,不解道:“我又能帮你们什么?”

“请你们借兵,助我收回皇权。”

“你……你是西岐女帝?”这回,风无伤和墨月齐齐出色道。

“对,我就是西岐女帝,有王之剑为证!”说着,远歌从腰间的包囊里拿出了一把通体黝黑,闪着寒光,剑鞘中心雕刻了一枚大大的红宝石的短剑。

风无伤那双极美的眸子一阵收缩,颤声道:“可是,我早已不管朝中之事,我恐怕无法办到你希望的事。”

远歌定定地看着他道:“殿下是无法管吗?不是,您是不想管!殿下喜好自由自在无拘无束的隐士生活,可偏偏生在这富贵帝王家……”

风无伤大惊:“你……”

远歌继续道:“我还知道殿下无心皇位,可奈何你是长子,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所以你现在也很纠结,不知前路该怎么走?”

风无伤动了动嘴唇,终究什么都没说,全身上下像被人抽干了似的软软地坐了下来。

墨月一直都在旁观,站在一个外人的角度来看,他对远歌所说的话,所持有的勇气都感到了深深的震撼,同时也分为钦佩。

听说西岐女帝软落无能,朝廷为大将军君无邪所持,可此次看来,这位女帝不单单聪慧过来,还见识非凡,颇具胆识,这样的人迟早会是一方霸主。

他看向了风无伤,道:“殿下莫不如就帮女皇这一回,如若成了那可促进两国之间的友好,如若不成,西岐女帝在手,贵国还怕君无邪反咬么?”

“殿下……我这次是冒死出宫,如若就这么回去,实在不甘心。”

风无伤顿了顿,道:“女帝莫急,先让我想想。”

“好,那我等殿下好消息,告辞!”

说罢,领着灵通师傅和墨月都出来了,屋子里又泛起了袅袅茶香。

女帝在上》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大海读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大海读书)或者(dahaidushu),关注后回复 【女帝在上】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原标题:《一晚情深:席少的心尖宠》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91117】书名:一晚情深:席少的心尖宠目录预览:《一晚情深:席少的心尖宠》《一晚情深:席少的心尖宠》《一晚情深:席少的心尖宠》《一晚情深:席少的心尖宠》《一晚情深:席少的心尖宠》黑暗的房间里,陆悠然坐在房间一角,双腿曲着自己环抱自己,忐忑,窒息,惊恐煎熬着她的心……房间突然一亮,墙壁上的电视开了,画面是媒体采访现场,晋行磊一身质地上乘的黑色西服,白色衬衫搭配蓝白相间的领带,同色的袖扣和领带夹泛着冷冽的光泽,一如他此时的表情,一派商界精英...

  • 原标题:仗剑修仙道3章(第三章:紫电宝剑《紫电剑诀》)小说书名:仗剑修仙道第三章:紫电宝剑《紫电剑诀》花生离开家之后,一个人漫无目的的走着,看着街道上的孩童嬉笑着玩闹,想起了逝去的母亲。“如果母亲还在世的话,花生也不会如此孤独。”不知不觉中,花生来到了母亲的陵前,这是一处巨大的陵墓广场,各种各样大小不一的墓碑立在广场上,秋风吹落广场周围的树叶,让这里的气氛看起来有些死寂。花生来到一块巨大的墓碑前深深的跪了下去,墓碑上面刻着:“爱妻刘嫣儿之陵墓”几个红色大字。花生磕了几个响头之后,站了起来,看着母...

  • 原标题:今日20191117推荐小说之《暖妻归来》在线全文阅读小说名字:暖妻归来目录预览:《暖妻归来》《暖妻归来》《暖妻归来》《暖妻归来》炎炎夏日,殷城热得连知了沉默了。身处空调房内的陆一语背后却是一阵冷汗,看着近在咫尺妈妈和妹妹,语气抖得不像话,“你们知道你们今天的行为会让我面临什么样的后果吗?如果我的老板追究我会十年以上的牢,你们知不知道事情的严重性?”刘婉宁脸色一点没变,“陆一语,你爸没钱治病,我拿你一幅设计图去换钱,你有什么不乐意的,还是你想活生生地看你爸死在医院,你就舒服了?”“我说过...

  • 原标题:无敌医圣在都市6章小说名字:无敌医圣在都市第3章万化仙经这刻,吴成仁才是惊醒,目中猛然闪过一抹惊骇,连忙朝病患走去。刚一把脉,他眼中震惊之色便难以制止,连忙看向沐长安。沐长安瞬间意会,也是走了过来,一把脉,眼中便是透出骇然之色。片刻后,吴成仁与沐长安对视一眼,面色虽然恢复如常,但目中震惊却是有增无减。便见,吴成仁带着一缕惭愧,朝着陆晨说道:“未曾想陆小友医术竟如此高明,先前是在下孟浪了,还望小友莫怪!”陆晨扫了吴成仁一眼,没再理会,而是将目光放在了赵无极的身上。“赵主任,你怎么说?”“我...

  • 原标题:致命宠溺:美男王爷,求二胎!(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小说书名:致命宠溺:美男王爷,求二胎!目录预览:《致命宠溺:美男王爷,求二胎!》《致命宠溺:美男王爷,求二胎!》《致命宠溺:美男王爷,求二胎!》《致命宠溺:美男王爷,求二胎!》《致命宠溺:美男王爷,求二胎!》秦子沫,毕业于S大机算机系高才生。在她报考大学那会儿本想着考入S大机算机系那个女生可以堪比大熊猫存在的院系,总可以让她挖掘出几个帅哥,谈几场轰轰烈烈的恋爱,再顺带便的拐个像是扎克伯格般的黑马当老公,她这人生就完美了,而她的后半辈子...

  • 原标题:小说蚀骨情深:霍少,咱约吧第20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字:蚀骨情深:霍少,咱约吧《蚀骨情深:霍少,咱约吧》霍乘北的脸色在月夜的掩映下,看不大清楚。但,顾好逑可以明显地感觉到,他身上那种黑沉沉的让人喘不上气的威压。他不高兴了。只是,为什么他会出现在这里?眼前光着脚丫子,猫在绿化篱后的小女人,略显狼狈地站在他面前。头发上还沾着绿化篱的碎叶子,眼中汪汪地带着一圈儿水望着他。要多可怜,就有多可怜。猝不及防地,霍乘北觉得自己的心脏被人打了拳,特别堵,又有点儿疼。“你不是打了我电话?”霍乘北低缓的低音...

  • 原标题:王妃养成计划19章(第十九章请客花楼?)小说名:王妃养成计划第十九章请客花楼?唐小阮的疑惑更深了几分。张云柔一见唐小阮出来了,立刻从藤椅上起身,说道:“你终于出来了。”唐小阮见着架势,也不好在门口说,便道:“不如两位到里面再说?”张云柔瞥了一眼瞥了一眼在一旁的沐北辰,径直的走了进去。这个时候沐北辰也跟着进去了。但是在张云柔进去后,唐小阮却把他给拦下来了。然后她压低声音问道:“你为什么在这里?你是来帮她的?”沐北辰摇了摇头,也轻声道:“我不认识他,我才刚到,就见她好像衣服在这里赌了很久的样...

  • 原标题:农家小娇娘11章(第6章不想娶亲的安先生)小说名称:农家小娇娘第6章不想娶亲的安先生有了林父的话,林母自然就暂时将这事放下,她也有自己的心思,如果闺女真的嫁给了安先生,这就在一个村子里,小儿子还跟着安先生读书,倒真的是个好亲事。就是不知,安先生,可愿意。此时的林母,自然是没有考虑到,安锦云会不会有离开碗口村的那一天!不过,安锦云愿意吗?此时林父局促的站在安锦云面前,刚才他犹豫再三,还是问了一句他可有娶亲,可是问完后,安锦云却愣住了。他的确未娶过亲,只不过,定亲了三个,都出了意外。“安先生...

  • 原标题:小说所爱隔座山第15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所爱隔座山《所爱隔座山》李佩蓉那么爱美的一个人,怎么可能不主意自己的身材,这微微隆起的小肚子在别人眼里可能不怎么在意,但在沈醉眼里,就像一座被放大了无数倍的山丘。李佩蓉下意识用手捂住肚子。她很惊慌,这是一种做贼心虚的惊慌。“你……你说什么,我听不懂。”沈醉无视她的伪装,李佩蓉在被拆穿后没有威胁没有逃走,就说明她有和沈醉谈判的意识。这是个好的开始,沈醉很是满意。李佩蓉果然是个聪明人,和聪明人打交道,真轻松。“李小姐这么聪明的人,我想你该知道我是什么...

  • 原标题:爱是毒酒入喉小说小说名:爱是毒酒入喉目录预览:《爱是毒酒入喉》《爱是毒酒入喉》《爱是毒酒入喉》《爱是毒酒入喉》《爱是毒酒入喉》苏荷醒来的时候,正看到穿着白大褂的医生着急地看着自己,可她却听不清他在说什么。她转头看了眼,却只看到叶婶着急地看着她。“小姐,你觉得怎样了?哪里疼,和医生说说。”“温庭琰呢……”叶婶摇摇头,苏荷会意。她又想多了,温庭琰怎么可能在这么冷的天特意赶回家,她自知没有苏青筱那样的魅力。“疼,肚子疼……”医生一边推着她,一边问道:“什么时候开始的?之前有检查过吗?有没有病史...